• 翔安农业网
  •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理财 >> 正文

    温州教育第5期品书《寻找?苏慧廉》: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发表时间:2020-02-17 信息来源:www.juakhelo.com 浏览次数:1029

     

    温州教育第5期精品图书《寻找?苏慧廉》:阳光下无新事

    时间:2013-06-19

    阳光下无新事

    《寻找苏慧廉》网上阅读沙龙

    《温州教育》编辑组:

    时间:2013

    主持人:倪(温州市第十二中学)

    嘉宾:沈嘉(加拿大,《寻找苏慧廉》作者)

    QQ群文本排序:蔡灵敏(瑞安市王上小思)

    早上好,沈嘉先生!此时此刻,温州已经灯火通明,但在大洋彼岸的温哥华,这只是黎明。感谢沈嘉老师醒来并与我们分享他的杰作《寻找苏慧廉》。

    沈嘉生是温州人。他早年在商业上很成功,近年来致力于研究。最新杰作《寻找苏慧廉》是一本难得的好书。他一定会成为温州的骄傲!

    威廉爱德华塞谬尔,英国卫理公会的传教士,于1881年10月来到温州。威廉爱德华塞尔在温州生活了25年,修建了教堂、医院和学校,促进了该地区的社会发展。虽然温州地方文献中有一些记载,但不清楚他离开温州后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从哪里来。新星出版社最新出版的《《寻找苏慧廉》》应该是对威廉爱德华塞尔的第一篇评论,为全面研究威廉爱德华塞尔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威廉爱德华塞尔不仅在中国度过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还写了许多汉学着作,包括《儒道释三教》 《中国与西方》 《中国简史》等。翻译了《中英佛学辞典》 《论语》等经典着作,并与中国近代史上许多重要人物进行了交流。蔡元培和胡适访问牛津,并由他主持。吴宓和顾颉刚在他们的日记里有他。他创建中国工人青年协会时,招募了、严等人为中国工人服务。在他的指导下,费正清研究了中国问题。马一浮、张君劢和陈鹤琴都十分关注他的汉学研究。威廉爱德华舒塞勒两次被中国政府授予国家奖章。威廉爱德华塞尔去世后,陈寅恪成为他的继承人,但由于健康原因,陈寅恪未能出任牛津大学汉学教授。

    威廉爱德华卡塞尔对中国很有感情,他曾经说过:“无论我如何评价中国,我总是给辛勤工作的中国人民带来真诚的感情。我为他们服务,并在他们中间度过了半辈子。中国的未来需要耐心和持续的同情。”

    这本书通过寻找这条明亮的线来追溯威廉爱德华瑟威尔不寻常的生活,并从威廉爱德华瑟威尔的角度勾勒出一个时代。用作者的话来说,“我想借威廉爱德华斯威希尔的酒杯,在中国哭泣一个世纪”。

    [分享:创意体验]

    嘉宾沈嘉:首先,我想声明这不是一部“巨作”,我感到惭愧。这只是一本书。当我六年前开始写它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私人的行为。即使我做完了,我还是很紧张。

    温州人应该知道城西教堂。我来自一个基督教家庭,所以我从小就跟随我的祖母。城西教堂是由威廉爱德华塞舍尔建造的,但我直到2000年编辑《温州日报》时才知道威廉爱德华塞舍尔的名字。温州是威廉爱德华塞尔的第二故乡,也是我的第一故乡。我来自一个基督教家庭,我信仰基督教。我绝不是无神论者。如果我不是温州人,我就不会写关于威廉爱德华塞尔的文章。

    威廉爱德华塞谬尔只是晚清成千上万来中国的传教士之一。如果我来自另一个地方,我可能会写一个传教士在那里。到处都有“威廉爱德华卡塞尔”。

    主持人倪梦达:在今天的温州,很少有人知道威廉爱德华斯威夫特。这是最可悲的事情。

    顾客沈嘉:温州人真的几乎忘记了威廉爱德华斯滕希尔,甚至是基督徒、第二军医、第二中学和墨池小学。因此,这也是促使我去寻找威廉爱德华塞谬尔的原因之一。

    主持人倪梦达:喝水,想一想源头,表达善意和感激。有些人我们不能忘记。(1)传教士的谈话

    客沈嘉:忘记一个对社会做出积极贡献和巨大贡献的人是一种罪过。就像一个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我们怎么能忘记呢?

    龙湾区第二小学:这本书不是基督教的,我读的时候很感动。人们的信仰可以超越许多事物,并使

    顾客沈嘉:我对一件事有深刻的印象。七八年前,我还没有开始写这本书。有一次,我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陈乐民教授(陈乐民是紫中军的丈夫)一起去了北京的五台山,现在叫做碑文博物馆。寺庙里有许多天主教传教士的墓碑。坟墓被摧毁并移到这里。我们一起去那里看这些墓碑。当时我对基督教和天主教了解不多,但陈老师是一位专注于欧洲启蒙的专家。那时,他年纪很大,身体很差。他必须每周做一次血液透析。那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支持他。他慢慢地走着,一个接一个地看着这块墓碑。这些都是死在中国的外国传教士。看着这么多墓碑,我也有些后悔。我告诉他,对传教士的评价至少是有分歧的。我觉得我说得更自由了。这时,陈老师拄着拐杖在地上跺着脚说:“这些传教士中有谁做错了什么?”我一直记得这句话,它影响了我后来写这本书。可惜陈老师不久就去世了。他看不到我的书,但我一出版,就寄给了老师贺子忠君。

    罗进步

    温州学生实践学校:当阅读超过1000条注释的书籍时,它是令人信服的,这在中国的许多历史专着中是很难做到的。最有趣的是从书中看到许多现代温州民俗,当然也有许多不良习惯。

    客人沈嘉:传教士都是有信仰并且非常虔诚的人。他们会抛弃一切去外国吗?我们应该把这个群体与西方的政治家、士兵和商人分开。

    1926年,威廉爱德华塞尔最后一次回到温州,处理中国、英国的退款和庚子赔款。然而,时代变了,他眼中看到的是,随着民族运动的兴起,他当年创建的教会被占领,他创建的艺术文化学校被外国人驱逐。然而,他仍然说:“无论我如何评价中国,我总是对中国及其劳苦大众有一种真诚的感情。我为他们服务,并在他们中间度过了半辈子。中国的未来需要耐心和持续的同情。”在他的妻子鲁的回忆录中,他这样总结了他们最美好的时光:“我在中国的时光始于暴动,止于革命。我在中国的生活有价值吗?很有价值。”

    林日正

    编者:方书评说:“在过去的100年里,中国的变革方式已经从1898年的改革运动逐渐转变为暴力。中国陷入了革命的洪流中。这首歌应该还是应该哭?无论是革命还是进步,其目的都是让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更加幸福,但事实上,一代人承受着另一代人的痛苦,一个家庭承受着另一个家庭的欢乐和悲伤。”(2)书名

    客人沈嘉:原书名为《妙法莲华经》。《寻找威廉爱德华瑟威尔》的书名被大陆出版社改了。经过长时间的磨砺,我终于同意了,但要求在中间放一个分离器,以表明我不仅仅是在找威廉爱德华卡塞尔。历史上有许多情感,我们刚才已经提到了很多。“天下无新事”。这句话来自《日光之下:苏慧廉和他的时代》,这是旧约《圣经》中的一句话:已经做的必须以后再做。已经做的事情以后会做。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东西。“

    张祥林

    乐清二中:只有寻找威廉爱德华卡塞尔的人,掩盖、还原历史,不歪曲历史,我们才能冷静地面对未来,让这个国家也走上改革和改造的成功之路。(3)经典与教育

    武建军

    温州教育局:西方人如何看待威廉爱德华塞尔的中国经典翻译?

    嘉宾沈嘉:他对《传道书》的翻译评价很高。《佛教术语词典》仍然是这一领域的参考书。

    彭学明

    杭州临安中学:《论语》强调生活,《圣经》强调真理。

    武建军

    温州教育局:顾和苏似乎先后翻译了《论语》,但苏译本尊重原文,而顾本则更有自己的见解。

    客人沈嘉:很多人翻译了《论语》,但是很少有人成为经典。

    [翔宇:请记住威廉爱德华塞舍尔]

    嘉宾沈嘉:今天是威廉爱德华塞舍尔逝世78周年纪念日。非常有趣。

    Muqien

    Ryan Baotian中学:向迟到的威廉爱德华卡塞尔先生致敬。愿所有后来的人不要忘记他和他们!

    主持人倪梦达:威廉爱德华塞尔留给温州和中国的是一笔财富。也许许多人可能不理解它。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他。

    罗上进

    文实践:虽然他没有告诉我们教育的方法,但他让我们明白做生意需要“奉献和牺牲”。看到拉尔夫的影子,他也被评价为圣人。

    林日正

    编者:“东方与西方,美与权力需要互补。当它们结合在一起时,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威廉爱德华塞尔死后,他的妻子鲁西写道。温州,一座有着2205年历史的古城,有望因为传教士和汉学家威廉爱德华塞威尔的精神而变得更加美丽和强大。

    ■书评

    因为爱,一切都可以重生

    江念文(瓯海职业技术中等学校曲溪校区)

    岁月可以沉默一个多世纪,但爱不能。随着人们逐渐忘记威廉爱德华塞尔,沈嘉生把他植入了自己的生活。在2013年的一个春日,沈先生带来了《威廉爱德华斯图尔》,让我们再次走近威廉爱德华斯图尔。

    沈先生端坐在小学的厅前,方方正正,像汉字一样,用浅显的语言讲述着“威廉爱德华塞尔”和温州的故事。幸运的是,我能够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听他的故事。我在艺术和文化大厅里,触摸着古老的墙壁。我想知道这里的每块砖里是否都有一个经典的传说。

    优雅的沈先生为何选择传教士?我试图弄清它背后的故事。沈嘉生学习新闻,写传记,很有挑战性,但有一点是一样的:“实事求是”,这在他的作品中有很好的反映。他几乎是“粗略的”。许多地方都引用了当事人的着作《威廉爱德华托钵僧》和《鲁。此外,他作为《温州日报》编辑的特殊经历使他擅长文字处理和应用。

    《论语》在各地的历史资料中展示“正能量”。通过作者的叙述,我们可以看到作者“正能量”的影子。例如,130年前李华清和露西克罗夫特未能举行的婚礼可能是温州历史上第一次西式婚礼,露西从英国远道来到温州,为了一个在远离家乡的温州传播福音的未婚夫,为了爱情。另一个例子是曹雅直,一个独腿的传教士,为了赢得当时仍然落后的中国的支持,他来到布道台,说:“我必须走了,因为我没有看到一个有两条腿的人。”例如,当威廉爱德华舒塞勒感受到温州人在疾病中的痛苦时,他决定像三郎太房山一样治疗麻风病人。在治病救人的同时学医的威廉爱德华斯滕希尔成为了一名“神医”,他冒着生命危险用西医知识治愈了中国人。

    跟随保罗的榜样“和犹太人一起做犹太人,和希腊人一起做希腊人”,当他到达中国时,他穿着中国服装,克服了各种语言障碍。他不仅会说汉语普通话,还会说温州方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成了温州方言专家。他将《圣经》 《寻找苏慧廉》翻译成温州方言,真正融入了当时的温州社会,并最大限度地开展传教工作。他相当“灵活”。时代变了,所以在21世纪的今天,语言研究的状况仍然值得探索和学习。

    在传教的同时,它传播文化,在一定程度上缩小了中西文化的差异。就拿威廉爱德华塞尔的话来说吧:如果不是传教士,东方人不会知道西方还有灵魂。

    这本书有一定的历史价值。我们感谢沈嘉生的严谨治学。首先,它不仅注重纵向史料,也注重横向史料,向我们展示了丰富的历史画面。第二,小枝和小枝的轶事,甚至是一个脚注,都同样详细。

    这本书只披露了传教士在中国温州的“前世”吗?不,用作家沈嘉的话来说,“我想借威廉爱德华斯威希尔的酒杯来为一个世纪的中国歌曲哭泣”。

    因为爱,一切都可以重生。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翔安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juakhelo.com 技术支持:翔安农业网 | 网站地图